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浩瀚仙秦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倚仗
    黑暗与宁静一瞬间成了大地的主旋律。

    月氏营地之中的篝火依旧在原地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可偌大的营帐之中却再也没有一丝丝的欢声笑语。

    涌入月氏大营之中的一个个秦锐士如同一个个雕塑一般把守着整个大营。

    他们将整个大营的氛围压低到了极致,一时间整个大营都处于一种极具压迫的状态之中。

    这是无比的死寂。

    身着贵族服饰的禅顿被迫双手抱头整个身子贴在地上。

    他现在十分的惶恐。

    这种惶恐来源于那无法预测的未知。

    谁击败了月氏部落,击败了那位神灵使者赐予的数万苍狼群?

    在草原之上谁有这样的实力?

    头曼说过:只有神灵才能对抗神灵。

    还是说在草原之上,再次出现了一位神灵?

    禅顿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可他不敢开口。

    他丝毫不怀疑这些人手中的长刀是否锋利。

    所以,他只能老老实实的抱着自己的头,趴在地上。

    营地之中的草地上草叶带着一丝丝露水的清凉,它将禅顿的脸颊沾湿,为这肃穆的氛围之中添加了一丝凉气。

    趴在地上的禅顿双耳努力地聆听着发生在营地之中的一切声音,想从其中找到一丝他所需要的信息。

    最终在漫长的死寂之后,一道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响起。

    “月氏部落控制完毕,请指示。”

    秦锐士之中带队的军侯在秦锐士杀入的大道处高声报告着。

    禅顿贴着草地的脸上,眉头皱起。

    尽管禅顿趴在大地之上看不到说话人的身形,可他还是可以判定这是东方诸国的语言。

    即使禅顿无法判断这究竟是哪一国的,但他还是可以认出这种声音,昔年与赵国对战的时候,赵国士兵的口音便是如此。

    那位叫做李牧的将军,给禅顿留下的很深的映像。

    在禅顿思索的时候,大营之中的一切又陷入寂静之中。

    在营地的入口处,一身黑衣的赵政轻轻的摆了摆手,报告的军侯躬了躬身,然后默默退下。

    一身黑衣的赵政轻轻看了一眼玄都,然后大步朝着营帐之中走去。

    禅顿趴在地上等待着寂静被打破,直到沙沙的脚步声响起。

    禅顿微微侧头,却看到远处两道身影走了过来。

    禅顿不敢侧头的过于明显,受限于角度,所以他只看清了两人的装着,却看不到两人的脸。

    但是这种长衫只在东方诸国的贵族之中有人穿着。

    禅顿心道:难道东方诸国之中也出了一位神灵吗?

    随之在两道身影之后,他看到了一道熟悉装着的身影——月氏王。

    而月氏王被两位秦锐士压在赵政的身侧,他被秦锐士双手牢牢按住双肩,神情之上已然看不出丝毫的得意之处。

    可月氏王的神色依旧带着迷离,他无法相信自己居然败得这么快,这么不堪一击。

    “你们的图腾神使呢?”

    赵政轻轻侧了侧头轻声问道。

    依旧如同他在见到月氏王的语气,似乎一切都没有变,却一切都变了。

    月氏王闻声像是抓住了最后一丝救命的稻草,厉声嘶吼道:

    “我受令神灵使者,代替神灵意志,你们不能杀我。”

    赵政笑了,他缓缓转过身来,轻轻用手抬起了月氏王的头颅,居高临下的看着月氏王。

    “果然是外邦蛮夷。”

    “以后少喝点酒,不然你本来就愚钝的头脑便不够用了。”

    说完,赵政抬起头,又道:

    “你最后的希望是所谓的神灵使者吗?”

    “政,会帮你破灭它。”

    趴在地上禅顿清晰的听清了这每一个字。

    他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这太惊人了。

    如果说话之人,不是出口狂言。

    那么今夜也许会有一场神明的战斗。

    松开了手中的月氏王的头颅,少年的赵政转头环顾了一眼周围的俘虏,然后目光转向了那最高的穿白色的帐篷之上。

    在那里他感受到了妖气,这种妖气很熟悉,昔日在太阴学宫之中,他也曾喂养过那几只实验妖物。

    这种妖气是那只妖兔的。

    “如果你够聪明,那就自己出来吧!”

    “不要让我动手。”

    赵政的声音轻轻在整个月氏营帐之中响彻,不怒而威。

    在静谧的夜色之下,传遍四方。

    禅顿趴在地上,心中更是狂跳。

    他们还认识?

    那么这些神灵都来自一个地方吗?

    越来越多的疑惑开始出现在禅顿的心中。

    他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这世间似乎真的有一个神灵聚居的地方。

    茫茫夜色下,赵政的声音顺着音波传入了那浩大的营帐之中。

    在奢靡而华丽的大帐之中,白兔倚靠在那华丽至极的狐裘床的护栏之上,不住的颤抖着。

    自从战斗声响起,白兔便似乎感受到一柄利箭悬在它的头顶,似乎随时将要落下一般,像是每一瞬间都在生死之间。

    在那时它便知道自己的劫数来了。

    而在赵政声音响起的时候,白兔瞬间便回想起来这道声音的主人。

    在那华丽至极的宫殿之中,曾有一位黑衣少年于众妖族投食,在所有与老爷对话的人之中,他的地位似乎是最高的,因为老爷说话的时候,很多都带着一丝丝恭敬。

    “是他?”

    白兔瞬间失去了反抗的心思,那座宫殿之中的人都不是它可以反抗的。

    在白兔的心中那是神灵的居所,其中它所见的众人都是永恒不朽的神灵。

    作为一只妖,它怎么能够反抗神灵?

    白兔从那狐裘的床上落下。

    在营帐之外,所有的月氏人的都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巨大的营帐的方向。

    而月氏王更是双目紧紧盯着那纯白色的营帐。

    那是他最后的依仗了。

    趴到在大地上的禅顿,双耳认真的倾听着每一丝的声音。

    他想知道那个所有神灵来自的地方。

    大帐的门帘像是被长风吹起,一只雪白的兔子从其中蹦出。

    没有月氏王想象之中的肃穆氛围,白兔轻轻趴倒在地上,头颅贴地。

    “小兔不敢反抗,只是想知道小兔犯了什么事。”

    所谓的神灵使者,所谓的倚仗,在这一刻都像是最可笑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