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15章 捏着鼻子忍她几天


    搞定了丁常侍,燕守战心满意足。

    他跑到萧氏跟前显摆。

    “丁常侍已经不是问题。十日后,你同他们一起进京。记得将云琪,云歌都带上。”

    萧氏瞥了他一眼,“不用侯爷提醒,我也会带上云琪,云歌。我走了,把她们姐妹留在侯府,我可不放心。别等我回来的时候,命都没了。”

    燕守战啧啧两声,“夫人是将侯府当成了龙潭虎穴啊!就云歌那脾气,谁能动她?她不招惹别人,就该谢天谢地。”

    萧氏冷笑一声,“侯爷说这话亏不亏心?云歌脾气再爆,她也是个小孩子,除了力气比普通人大一点,没别的自保手段。有人成心要害她,总有机会得手。莫非侯爷已经忘了云歌的嗓子是怎么伤的,忘了她为什么不能说话。”

    提起这事,燕守战眼神飘忽,明显有在心虚。

    他强词夺理,“云歌的嗓子是意外。再说了,多少年前的事情,夫人在这翻旧账,怎么着,本侯给的条件还不能满足你?”

    萧氏嗤笑道:“区区一点钱财,送几趟礼就没了。宫里自陛下以下,皇后,宗室几位老王爷,朝廷诸位相公,外加在京城的日常开销,侯爷给算算,你给的那点钱够用吗?”

    燕守战不高兴,“夫人想让本侯怎么做?把家底都掏空,让你全带去京城?”

    萧氏沉默片刻,“侯爷手里的几位土夫子……”

    燕守战脸色一变,厉声呵斥,“胡说八道!本侯乃是堂堂大魏武将,哪来的土夫子。”

    萧氏抿唇一笑,眼含讥讽之色。

    燕守战手底下那么多兵将,光靠当地赋税,可养不起。

    他手里面的钱,别人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萧氏可是一清二楚。

    别人以为燕守战真的在山里找到了金矿,殊不知根本是在挖人祖坟。

    她不惧他,神色镇定地说道:“侯爷不必紧张!我问侯爷要人,是打算挖矿。勘探矿脉一事,别人都不行,只能靠土夫子。”

    燕守战挑眉,“勘探矿脉?夫人莫不是骗我?夫人哪里来的矿?”

    萧氏郑重说道:“此去京城,花销甚巨,而且归期不定。我想起当年皇祖父在世,曾赐我一块封地。盛传,封地有矿。以前忙着内务,也没心思去封地看看。这回回京城,我打算派人去封地勘一勘,是不是真的有矿。如果能挖出矿产,我在京城的开销就有了来源,在京城多待半年一载,也不怕没钱花。”

    燕守战眉头紧锁,“夫人的意思,打算长期住在京城,不回来了?”

    萧氏轻声一笑,“王爷误会了。我离京二十载,难得有机会回京探亲,自然想多住一段时间。我在京城还有一座府邸,是皇祖父临终前赏我的,一直不曾住过。”

    燕守战呵呵冷笑,“夫人到底有何打算,不妨直说。”

    萧氏抿唇一笑,“侯爷何必以小人之心度我之腹。”

    “我们之间,没必要兜圈子。夫人有任何要求,尽管提出来。”

    萧氏盯着他,面容严肃地说道:“二郎该领兵了。”

    果然是在为亲儿子要好处。

    燕守战了然一笑,“本侯不让他领兵,夫人会如何?”

    “不会如何!最多心头难受,到了京城碍于身体原因,没办法替侯爷跑前跑后,打点各方关系。”

    哐!

    燕守战将茶杯重重一放,杯盖跳动,发出响声。

    他面色不善,“夫人是在威胁本侯?”

    萧氏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们夫妻一体,二郎也是侯爷的孩子,还是嫡子,侯爷岂能厚此薄彼。不知二郎哪里比不上大郎,侯爷迟迟不肯让二郎领兵?”

    燕守战讥讽一笑,“夫人真是处心积虑,这会同我讲条件。我要是不答应,你就要坏我好事。你就不怕,本侯翻脸,不让你去京城。”

    “好啊!我也不是那么乐意去京城。侯爷不妨让陈氏替你走一趟京城。就怕她连宫门朝哪个方向开,都弄不清楚。”

    萧氏似笑非笑地看着燕守战。

    燕守战脸色一沉,心头怒火中烧。

    萧氏悠哉乐哉喝着茶水,她半点不急。

    真正急的人,是燕守战。

    去京城的人,只能是她,唯独是她。

    她姓萧,‘章义’太子之女。

    身份虽然尴尬,却也具有别人比不了的优势。

    京城,地头她熟,人头更熟!

    宫里朝堂,十个人里面,总能扒拉出五六个老面孔。

    换陈氏去京城,即便打着燕守战的名头,别人说不见就不见。

    换做她,不用燕守战的名帖,就她本人的拜帖递进去,无论是皇室宗亲,还是高官显贵,都得开门将她迎进去。

    甭管是否真心。

    她的身份,足以让她在京城畅通无阻。

    至少表面上,不会有人公然不给她面子。

    除非是那二百五愣头青,当年的死对头,才会处处和她对着干。

    这就是她的底气。

    燕守战龇牙,气的心肝痛。

    “夫人好手段,本侯甘拜下风。”

    “彼此彼此!受了侯爷这么多年的闲气,好歹也得让我出口气。”

    萧氏半点不客气。

    燕守战气笑了,“我还以为夫人会借机针对陈氏母子?”

    萧氏似笑非笑,“在侯爷眼里,我就是这般小家子气的女人?区区一个陈氏,我还没放在眼里。”

    “夫人大度!”燕守战哈哈一笑。

    萧氏敲敲桌子,提醒燕守战,“侯爷还没答应我,到底让不让二郎领兵?”

    “行啊,只要二郎有本事带兵,本侯对他对大郎,绝对一视同仁。”

    “希望侯爷果真一视同仁。若叫我知道,我不在侯府的日子里,侯爷亏待了二郎,我定不会和侯爷客气。”

    “夫人放心,本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大郎二郎,都是本侯的儿子,本侯保证一碗水端平。”

    男人的话,切不可当真。

    不过燕守战能做到他承诺的七成,足矣。

    萧氏没有太为难他,“现在,侯爷能否答应将土夫子借我一用?”

    “本侯身边没有土夫子,唯有校尉三人。”

    “那就借侯爷身边的校尉一用。”

    “好说!”

    夫妻二人达成条件,彼此都比较满意。

    ……

    萧氏即将前往京城,府中最高兴的人,莫过于侧夫人陈氏。

    萧氏一走,她就是府中说一不二的当家太太。

    这一天,她期盼了二十年,终于叫她盼到了。

    她假惺惺,提着礼物到正房拜访萧氏,送上程仪。

    “得知夫人即将携二姑娘,四姑娘进京,我心里头极为不舍。”

    萧氏怼她,“你这么舍不得本夫人离开,本夫人不如就留下来,我们继续在一个屋檐下作伴。”

    侧夫人陈氏脸色一变,好尴尬。

    她讪讪然一笑,“夫人岂能为了我,耽误侯爷的大事,那不行,万万不行。还是进京重要。”

    萧氏面露嘲讽之色,“你有心了!退下吧,本夫人要忙着清点行李,没空闲聊。”

    这这这……

    一点面子都不给。

    陈氏忍着气,“我特意挑拣了几样物件,送给夫人和两位姑娘。希望夫人不要嫌弃。”

    “你送来的,都是你从侯爷手中拿的好东西,本夫人怎会嫌弃。”

    这话,说得可真难听。

    侧夫人陈氏是一秒钟都待不下去,茶水也没喝,道了一声告辞,于是就带着下人离开了正房。

    萧氏嫌陈氏送的东西不合心意,吩咐下人,“把陈氏送的东西,拿到外院,找账房全都换成金银。”

    下人一脸懵逼,“夫人,这么做合适吗?”

    萧氏随口说道:“没什么不合适。本夫人要是没记错,陈氏送来的这几件玉器漆器,都是侯爷赏她的。账房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换成金银方便携带。账房若是不从,拿着本夫人的名帖直接找侯爷兑换。”

    “奴婢遵命!”

    账房果然不给兑换。

    事情捅到燕守战面前。

    燕守战看着赏赐陈氏的物件,又回到自己面前,滋味难言,最终捏着鼻子忍了。

    他让账房将几件玉器漆器都兑换成金银。

    心头想着,暂且忍她几天。

    等她出发前往京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