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猎赝 > 第四十五章、恶意捧杀!
    李琳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手里掌握着遥控器一眼就能够看出在家里的核心地位,林遇坐在旁边用一把不锈钢水果刀将哈密瓜切成块状好让妻子吃起来方便。

    李琳用银色的小钢叉扎了一块哈密瓜塞进嘴里,指着电视屏幕上的「大国重器」唐宋瓷器展开幕式林初一接受采访的那一幕说道:“老林,你快看看,咱们家闺女可真是上镜啊,在电视上出现就跟个小仙女似的,一点儿也不比那些大明星差。”

    “那是当然了。你也不看看是谁家的女儿。怎么可能差得了?”林遇笑呵呵的说道。只要是和女儿有关的一切,他从来都不会吝啬几句赞美之词。

    “这身材模样,当个明星都绰绰有余。”

    “可不是嘛。就是我女儿不愿意,她要是想演戏,爸出钱给她投一部。”

    “那个江来是谁啊?是咱们尚美的签约修复师吗?初一怎么对他这么推崇?”

    “应该是新来的吧?你也知道,集团的事我很少过问,都交给初一他们这些年轻人了。至于为什么对他如此推崇……初一做事自有分寸,咱们就在家煲好汤等她回来给她补补身体就成了,这段时间可把孩子给忙坏了。”

    “江鬼手?”从林初一的嘴里听到江来的身份来历时,李琳颇为疑惑的看向丈夫林遇,问道:“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儿耳熟?我们和他做过生意?”

    “是业界比较有名的一位修复大师,不过已经作古多年了。你以前听过他的名字也不稀奇。”林遇解释着说道:“对了,林秋又跑到哪里去了?”

    林秋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下楼梯,听到父亲询问自己的下落,问道:“爸,有事?”

    “这都几点了,你还知道起床?你姐那边忙成一团,你也不知道过去帮一把手?”林遇看到自己这个儿子的模样就上火,忍不住就想要训斥一通。

    “我过去能帮上什么忙?到时候要是不小心闹出什么乱子,那不是帮了倒忙吗?”林秋一屁股坐在母亲身边,从托盘里取了一个叉子自个儿扎水果吃。

    林遇被儿子的话给气乐了,一脸嘲讽的说道:“哟,你对自己的定位还挺清晰的吗?你也知道你只会帮倒忙?你就不能把事情给我做漂亮一些?你就不能多向你姐姐学习学习?”

    林秋一边咀嚼着哈密瓜,一边用那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难道我不想把事情做的漂亮?我做不漂亮……这能怪我?只能怪我能力不行。整天让我向我姐姐学习学习,我要是和她一样优秀,那还不得为了争尚美那点儿产业争的你死我活?”

    林遇气得肝痛,抓起一个抱枕就朝着林秋的脑袋上砸过去,骂道:“你这个混帐东西,你就不能好好说话?谁让你去和姐姐争产业了?谁让你和姐姐你死我活了?就你这榆木脑袋还想和人争东西?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到林秋还在吃自己切的哈密瓜,喝道:“谁让你吃我切的哈密瓜了?要吃你自己切去。”

    砰!

    林秋很不耐烦的把钢叉丢进水果盘子里,说道:“不吃就不吃,跟谁乐意吃似的。”

    “好了。你们父子俩就不能消停消停?”李琳被吵的头痛,把电视关掉,说道:“看个电视都看不安稳,都没听到初一后面说了些什么……”

    “能说什么,不就是一个劲儿的夸江来呗。我都听见了。”林秋满不在乎的说道。

    李琳转身看着林秋,说道:“儿子,你也知道这个江来?”

    “怎么会不认识?”林秋的双眼放出光彩来,抓着李琳的手说道:“妈,我给你讲啊,这个家伙简直神了,他现在是我的偶像你知道嘛,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就是我漫画中想要塑造的人物,他就是我的男主角……我前几天去找我姐,就是想让我姐介绍江来给我认识。”

    李琳的神情变得若有所思起来,说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个江来啊,怎么从来没听你和你姐说过?”

    “我姐怎么会说他呢?我姐……我姐和他又没什么。提他干什么?”

    “我又没说你姐和他有什么。”李琳笑着说道。“怎么?难道有什么吗?”

    “没有没有。”林秋连忙摇头否认,说道:“我姐怎么会和他有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眼光忒高了,一般男人根本就看不上眼,就连宋朗都没戏。”

    “说的也是。”李琳轻轻叹息,说道:“初一都二十六了,过完年就二十七。我二十一岁就和你爸结了婚,二十二岁就生了你姐姐。不说让她结婚生孩子,总得先找个男朋友谈个恋爱吧?你说说,水灵灵的一个好姑娘,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华有才华,从小到大连个恋爱都没谈过,这不是……这不是不正常吗?”

    李琳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间脸色大变,说道:“你姐姐整天和宫锦在一起,她们俩……”

    “不可能。”林秋斩钉截铁的说道:“宫锦喜欢男人。”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林秋也不愿意在父母身边久呆了,从沙发上面跳了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姐姐,中午陪她吃饭。”

    说完,兔子一样的溜走了。

    “这孩子……”李琳苦笑着摇头。

    林遇拍拍李琳的手背,说道:“多吃点儿水果,刚刚切开的哈密瓜水份最多,也最甜。放的时间久了,就没那么脆了。”

    “你也吃。”李琳扎了一块哈密瓜塞进林遇的嘴巴里,说道:“最好吃的密瓜啊,还是在敦煌。一边吃密瓜,一边看仙子们跳《飞天舞》,那可真是赏心悦目啊。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来着?老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

    施道谙把一杯热茶放在江来的面前,朝着电视机方向瞄了一眼,说道:“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

    江来的视线一直放在电视机屏幕上面,碧海电视台文艺栏目正在对「大国重器」唐宋瓷器展做系列报道,听到施道谙的话后,说道:“你想让我说点儿什么?”

    “林家这位大小姐看起来对你确实不错嘛,你看看,把你夸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不是江来,就是将就。啧啧啧,这是在向你表白吧?说起来惭愧,我向女朋友表白的台词都没有这么深情。”

    “你讽刺我。”江来说道。

    施道谙强忍着笑意,故作惊讶的说道:“你看出来了?”

    “我又不是白痴。”

    “那你说说,林家这位大小姐是在做什么?”

    “恶意捧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