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940章 疯狗上门
        “爸,家里打算大修吗?”这是儿子回家的时候问我的话。看着坍塌的木楼,还有毁了个干净的草坪,他摸摸头问我。

        “我打算在这里修一个花圃,然后用鹅卵石铺两条路小路出来,儿子你觉得怎么样?”我上前将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问他。儿子如今身高已经跟我差不多了,不得不说时间真的过得很快。

        “好倒是好,不过您别连房也给拆了啊!”儿子跟王均对视了一眼,说着话就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我干爸真打算重新装修啊?乖乖,这么大的面积,可花老钱了!”路上王均低声对儿子说。

        “我爸骗我呢,看这凌乱的样子哪里是打算装修?明明就是家里有事跟人动过手了!算了算了,他不说我就装傻。他这人,不喜欢别人问东问西的。”儿子将手搭在王均的肩头,两人勾肩搭背的朝前走去。尽管他们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却依然被我听进了耳内。

        “小兔崽子!”我看着儿子的背影,笑骂了一声。儿子遇事懂得思考,而不是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这一点让我觉得很欣慰。将来走上了社会,我也就不担心别人坑他了。

        “安得胜怎么还不来?”接下来的三天里,我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这个。对于我来说,他是个极大的威胁。这个威胁一天不解除,我就一天不会安生。

        “人家送信回去就得两三天,我估计此时安得胜才接到消息。最迟明天他就会过来,你急什么?他的宝贝儿子在咱们手里,你还怕他不来?”小草手里拿着一瓶燕窝,慢条斯理的喝着对我说道。她对别的没什么兴趣,唯独对我家的这些燕窝感兴趣。反正我家也没人喜欢这口,索性我就都给了她。

        “这一款比昨天的甜!”小草说完话吧嗒吧嗒嘴对我说。

        “是好还是不好?”我问她。

        “我还是喜欢味道淡一点的!”小草抖手将空瓶扔进了垃圾桶说。

        “那行,下回我让师母从港岛寄一些过来!”小草喜欢燕窝,那我就为她多准备一些。毕竟在目前来说,我也只能为她做这么一点事情了。

        “明天周六,希望安得胜快点来吧。不然儿子去上学,我心里总有个事!”我拿了安得胜的儿子,我也同样担心他会对我的儿子下手。

        “你看,你这么担心少公子,那个安得胜如果还有人性,我相信他的心情跟你是一样的!放心吧,明天不来的话,等少公子去学堂,我护送他去!”小草反手又拿了一瓶燕窝,将密封盖打开之后喝了一口对我说。有了她这句话,我心里顿时觉得踏实多了。

        小草的预计是正确的,安得胜果然第二天到了我的庄园门前。在他身后,跟着不下百来个修士。看他们的修为,最差的也跟金刀男差不多。

        “放了安然,老夫今日不动你们!”安得胜是一个看起来40岁上下,下巴上还留着一缕三寸短须的中年人。相貌普通的他,如果不表明身份的话,谁都想不到他就是天界聚贤庄的庄主。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小草跟我并肩而立,我跟她对视一眼,然后开口问安得胜。

        “东西?你胆子不小,区区鼠辈居然敢狮子大开口。千万灵石,老夫怕你有命拿,没命花!”安得胜闻言大喝道。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要么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要么,就等着贵公子一点点的回到你手里吧!”安得胜至今不敢闯庄,我料定他是在忌惮小草的化灵阵。想到这里,我的胆气也就足了起来。

        “鼠辈,你是在逼我出手!”安得胜被我的话给激怒了。说话间,抬手朝着我一挥说道。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修士见状,纷纷亮出兵刃跃身飞过墙头闯了进来。

        “老狗,价钱现在可又变了!”小草见他居然敢让人闯庄,手里的枫叶晃动两下冲安得胜喊道。一句老狗,让安得胜的脸色铁青无比。在天界,除了那些大能,寻常人可不敢对他如此无礼。

        随着小草手里的枫叶晃动,化灵阵开启。景物虽然没有任何变化,可是阵法却已经将那些人通通都复制了一遍。化灵阵的厉害之处,就是遇强则强。入阵的人实力越高,那么他们所遭受到的反击就越强大。因为至始至终,跟他们交手的其实就是他们自己。

        “这还是老君仁义,才将化灵阵演变成如此模样。若是依着我的性子,就将它演化成一面血肉磨盘,来多少绞杀多少。”小草说话时跟我朝后退去,很快我们就消失在那些修士的眼中。他们朝着这边追来,殊不知越往里冲,他们就陷入阵法越深。

        “爸,刚才你跟谁说话呢?”我来到了儿子的书房,他正跟王均在那做着作业。见我进门,他放下笔问我。刚才跟安得胜的喊话,隐约还是传进了儿子的耳朵里。

        “哦,一条癞皮狗在咱家门口吠,我怕它伤了人,让安保哥哥们把它给赶走了!”我摸摸儿子的头,将书房的窗户半掩上说道。儿子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继续做他的作业。

        “我妈她们呢?”写了几个字,儿子开口问我。

        “你妈跟梓童小姨她们在一起打牌玩呢!”我随口答了一句。透过窗户的缝隙我朝外看去,念力所过之处,就看见闯入庄园里的那些修士,正在抱团苦苦支撑。他们会痛,会怕死,可是那些复制出来的人却不怕!此消彼长之间,很快修士之中就出现了伤亡。

        “夫人那边有小黑盯着,出不了岔子!”小草的声音随后传入我的耳内,她又化作了一株小草,在屋檐上随风摆动着。

        “姜午阳!”远远的,安得胜一声怒喝传了过来。

        “爸,你去忙你的吧,你在这儿我们没法安心写作业!”儿子抬头,佯装不觉的对我说。

        “好!我去把疯狗打死,再来检查你的作业。”我看了看他,转身朝屋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