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道天骄 > 第两千八百二十九章 老一辈的故事继续!
    又一场老一辈的对决落下了帷幕,似乎没有什么悬念,可是对于年轻一代而言这是一个讯号,时间并不能冲淡什么,恩怨情仇在经过了时间的发酵或许更加浓烈了一些!
    看台之上喧嚣一阵,随后无数人的目光被一人给吸引了过来,远处执法者这边天景站起身向着生死台走去,原本要上场的两名老一辈强者就这么停了下来!
    众人的视线随之转移到了三清教这边,杨修!这两人的恩怨在上纪元可不是什么秘密,而上一次大比三清教选择蛰伏大多也和这两人的恩怨有关!
    “没让我们打他的黑棍,后悔了吧?”姬召硕望着杨修道!
    杨修没有理会姬召硕,冲着身边温广陵说了几句,便向着生死台走去,这一战他本就没准备退避!
    “其实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何你选择了三清教?”天景望着走来的杨修开口问道!
    四周看台静悄悄一片,在场不少人都听说过杨修曾经进入过执法殿,可是最终却杀出了执法殿进入了三清教!
    这件事情在当年可是引发了天大的喧嚣,只不过时间过去实在是太久,已经很少有人提起罢了!如今天景再将这件事情提出来,确实是引起了好多人的侧目!
    “没什么原因!只是觉得那个地方糟透了,换个环境罢了!”杨修平静的说道!
    “那...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认么?”天景望着杨修平静的问道!
    恩?天景话音落下,就连执法者这边都是眉头紧皱!杀父之仇?这天景的父亲不是闭关了么?那可是执法者有名的强者,已经太久未曾出世了!难道闭关是假,陨落是真?
    “那么...杀妻之仇呢?”杨修抬头望着天景问道!
    “呵...她不过是执法殿一名婢女!难道比得上一名执法者长老?”天景冷声道!
    “说不通啊!早知道上一次就把你给砍了!也省的再回忆一次!”杨修摊手说道!
    “是啊!若是当年我再进一步,今儿或许也就清净了许多!”天景叹息道!
    “今儿不错!来杀我!”杨修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目光落到那天景身上波澜不惊!
    “如你所愿!”天景冷声道,话音落下,双手猛然间撕扯,整片虚空蓦然间炸裂,而杨修也不见反抗,两道身影就这么消失在了生死台之上!
    轰!远处汪洋之上巨大的浪花卷起,两道身影踏步汪洋之上,偌大天地间无数秩序锁链滚滚落下,一道道石柱封锁海域将两人彻底笼罩其中!
    生死台之上无数身影向着那边狂奔而去,这一场他们可不想错过,十大之中两名强者的生死战,这足以影像诸多格局!
    “看好谁?”九儿望着远处两人冲着皇极天轩问道!
    “不好说啊!”皇极天轩微微皱眉,这两人身上气运都不弱,为何选择在此时交汇碰撞?莫不是执法者要对三清教出手?
    不止是皇极天轩,远处帝江几人也是有些迷惑,这两人的气息攀升的极快,不过是眨眼之间便是三十三层天巅峰,而在那巅峰之上却是带上了纪元之力!
    嗡!惊惧的气息弥漫,没有了生死台之上的壁垒,此刻众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两人之间的碰撞是何等恐怖!
    咚!杨修手掌按动下方,万丈水幕仰天而起,遮天水幕之中数千神兵踏步冲杀向前,密密麻麻的水幕层层起伏,似乎要将这片汪洋都给抽空开来!
    远处天景仍旧平静,踏步向前迎着冲来的水幕傀儡直接挥动双拳,大片的水雾炸裂开来落到汪洋之上溅起涟漪一片!
    咔嚓!踏步前行的天景反手挥动,五彩神火铺展向前,水幕蒸腾开来,氤氲一片,而天景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而是祭炼一方石台向着对面杨修砸落!
    轰隆隆!杨修所在海面沸腾波动,一条条锁链从那石台之上向着杨修包裹落下,条条锁链之上布满阵纹,那凌烈的波动让人头皮阵阵发麻!
    啾啾啾!水幕消散,五彩神火化作一只神禽猛然间俯冲而落!众人视线收缩,那五彩神禽所蕴神火万丈还未曾靠近杨修,便蒸干数丈海面!
    杨修站在原地,双手捏动法印,繁奥的手印落下,整片汪洋都是停顿了下来,一条条秩序锁链崩碎,而那神禽在靠近杨修数丈的范围便开始一点点消融,直至消失不见!
    “禁法空间?”远处帝江眉头一皱,这般的禁法之术和他们圣灵一脉有些许类似,甚至在杨修手中施展出来还带着一丝血脉的气息,莫不成这杨修是哪位大人圣贤后裔不成?
    “这两人对于道法理解都攀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小神通在浑厚神力之下施展出来和所谓的禁术似乎没有太大差别!”不少强者低声说道!
    “六师叔祖可能要吃亏啊!”寒玉在人群之中低声说道,那天景占据了主动,如今法则世界都是布下四方,似乎要将整片天地都化作己用,偏偏那杨修只是防守反击,并未曾要主动出手的意思!
    “不见得!”问天啸脸色认真道:“天景立法,六师叔祖破法,这很正常,若是提早出手,反而要落入对方的节奏之中!”
    轰隆隆!万丈水瀑迎天而起,恐怖的涟漪卷动撕扯虚空都是晃动不已!数招已过,两人相对而立!
    天景背后明晃晃的法则练成了一片,汪洋四周四方法则世界彼此联系似乎要封锁这片天地!而杨修仍旧踏步数丈范围,在他脚下数丈海面之上流光溢彩的符文燃烧,似乎透着极强的杀伐之力!
    “有进步!”天境冷笑道:“可惜固步自封了!”
    嗡!话音落下,天境直接祭炼四方法则世界,令众人头皮发麻的威压向着汪洋中央的杨修砸落,巨大的涡旋不断的拉扯,恐怖的声势震动寰宇让人望而生畏!
    “破!”杨修低声轻喝,侧身猛然间向前斜指,一道神芒洞穿了虚空随后没入远处的阵纹之间,一抹惊惧的气息一闪而过,四方正在燃烧的法则世界竟然同时哑火!
    嘶嘶嘶!这杨修太强了,即便是面对秩序法则,也以自身道法相抗衡,不等众人再反应过来,杨修终于动了!
    噗!汪洋袭天,杨修踏步那怒浪之上,脚下数丈空间之间一道道历芒穿过虚空向着的对面的天境砸落!
    锵锵锵!天境不曾躲避,大手挥动直接将远处四方法则世界拉到自己面前,一方方世界崩碎,而远处怒浪也随之安息!
    “好强!”姬召硕咂舌道:“这两人的力量足以破掉天海阁生死台上的壁垒!”
    “所以他们选择在了这里!”林铮认真的说道,目光落到前方,那两道身影再次纠缠对轰在一起,一道道水瀑仰天而来,却很快崩碎化作漫天的水珠低落!
    砰!两人对轰一掌,而在两人后退之间,林铮却是发现一道冰冷的神芒正沿着杨修的胳膊向着头颅窜去!
    噌!杨修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在左臂之上划开一道口子,一团黑雾被压迫而出在空中燃烧发出令人作呕的气息!
    嗡嗡嗡!之前被那天景祭炼出去的石台此刻绽放出万丈神辉,神辉之中一道身影悄然间凝聚,那石台宛若活物要腾空而去,一道道两人心悸的波动袭来,这杨修竟是要横夺天景的秩序法则!
    咔嚓咔嚓!两道惊雷从杨修手掌发出,不过是眨眼之间那蔓延向前的两道惊雷盘旋成一道法印,亘古神威落下,汪洋之上浮现深深凹陷,而那天景却是浑然不惧,仍旧祭炼石台向前砸落!
    噗嗤!咚咚!天景被掀翻入汪洋之中,而对面杨修也被那石台给横扫了出去!四周众人此刻安静一片,可是很快两道身影各自从汪洋之下冲天而起,而与同时,众人的视线再次停顿在了那两道身影之上!
    咔嚓!法则世界碰撞,世界之中破碎一片,而不等双方各自喘息,又是两方法则世界呼啸落入半空开始一战大战!
    “僵持了么?”林铮若有所思,这杨修势力不容,可是从一开始到现在带出节奏的却是天景!
    哗啦啦!天海阁那数百锁链之上碰撞之音大作,暗淡的符文被激活开来,汪洋之下一条条秩序游走闪烁,将两人碰撞的余波给吞噬下来!
    “真可怕!”姬召硕心有余悸的说道:“当时太上无极比起这两人如何?”
    “不一样!”林铮认真的说道:“不过太上无极比这两人应该都强出一线!”
    “那你见到的那个君霸天呢?”幕观雪开口问道!
    “心计极深!若是正面对战仍旧五五分!”林铮思索了一下开口道:“最强之人应该是当初见到的朱家强者!”
    众人交流之间,那汪洋之上的两人各自有了动作,天景收回了石台,可是原本祭炼的四方法则世界却也环绕周身!
    而杨修则是将手探入虚空,古老的符纹不断的跳跃涌动,一座古老的石门悄然间凝现,令人心悸的波动正从那石门之中传来!